成都商報記者 桑田 攝影報道
  的哥袁師傅在自己車上撿到一塊金燦燦的手錶,對照著英文名稱上網一查,竟然價值近20萬。袁師傅頓時沒了瞌睡,花費了大半天時間尋找失主;另一邊,從溫州來成都的失主盧先生,也在焦急尋找這塊手錶,他多方聯繫,最終通過調取酒店監控視頻,查到了自己乘坐的出租車號牌……昨日下午,兩人終於在位於梁家巷的出租車公司物歸原主。
  為小人物的誠信叫好
  一位是跑夜車的的哥袁師傅,本該交接班後白天好好補一覺;一位是來成都談生意的盧先生,本該談完生意後在酒店好好睡一覺。
  因為一塊表,兩個人都沒睡好。
  這塊表,專賣店報價19萬4千元,失主說價值21萬元。知道這個新聞時,我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表到底值不值這麼多?是不是假的?”
  無論表是否值19萬還是21萬還是街邊200元就能買到,袁師傅卻沒有懷疑過,在他心中,這是一塊把他嚇得睡不著的“天價表”,需要一個普通的的哥師傅不吃不喝4年才能攢下這些錢。既知表的價格,卻沒動邪念。袁師傅說:“不管東西值多少錢,別人的就是別人的,我肯定會想辦法找到失主”,這簡單一句,讓關心表價的我們顯得蒼白。
  墨子曰,信者,誠也。這座城市,正因為一個個像袁師傅這樣的誠信者,愈加充滿魅力。
  這邊,
  失主沒睡好覺
  滿城找的哥
  今年26歲的盧先生是浙江溫州人,他此行從杭州出發來成都談生意。因為遺失一塊手錶,他打了20多個電話,一宿沒合眼。他告訴記者,這一夜,他是這麼被折騰的———
  24日午夜
  手錶不見了
  調監控查到出租車號牌
  這趟經停長沙的航班延誤了3個多小時。(24日)當晚10點50分,才在成都雙流機場上出租車。我上的是一輛捷達出租車,準備去酒店與朋友碰頭。
  在出租車上,和朋友打了不少電話,說的都是自己的家鄉話。到酒店後,並沒有開房入住———因為朋友早已在酒店等候。
  和朋友談完事情後已是午夜,我正打算休息。洗澡時,才發現手上的表不見了。手錶不見蹤跡,自己很著急。我連忙跟朋友打了電話,讓他們幫忙想辦法。隨後,我找到酒店,按照下車時間調取了酒店門口的監控視頻,獲得了所乘坐出租車的號牌。之後,我又撥打了110報案。由於時間已晚,民警做完記錄後,提供了一些出租車公司的電話。
  25日早上7點
  一夜都沒睡好
  打了不下20個電話
  此時,時間已接近凌晨2點。我焦急得難以入睡,打了不下20個電話。由於乘坐的航班從杭州經停長沙到成都,以為掉在飛機上或機場,我給三個機場打了電話,但一時都沒有回音。給出租車公司打電話,或許是時間不湊巧,也都音信全無。
  我一個晚上都沒睡好。輾轉反側後,已是早上7點。我又開始撥打出租車公司的電話,但一直沒有得到肯定的答覆。直到上午9點過,在打車時從另一名的哥處得知了交委熱線96515。向該熱線提供了車牌號,獲得了讓我激動不已的信息———這輛車被確定屬於蓉城出租汽車公司。
  上午10點過
  出租車公司確定了駕駛員
  的哥可能在補休
  10點鐘左右,我打電話過去,說明情況之後,出租車公司表示駕駛員是夜班,可能仍在休息,他們幫忙問明情況之後馬上聯繫我。我聯繫上的是總公司,隨後幾經輾轉,下午2點半,袁師傅所屬的分公司打來電話告訴我,聯繫上駕駛員袁師傅了———此時,袁師傅也剛剛離開酒店,接到公司打來的電話,失主找到了。
  溫州來談生意的盧先生,本該在酒店談完生意後好好睡一覺。為了找表,他幾乎一夜沒睡,給機場、給110、給出租車公司,打了不下20個電話。
  ●掏出來一看,是一塊滿是洋文的手錶
  ●對標示出來的價格數了又數,一時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19萬4千元!簡直嚇了一跳!
  ●在家裡根本睡不著,這麼貴的東西,閉上眼睛都怕丟了。
  這邊,
  的哥沒補成覺
  滿城找失主
  在成都已經開了9年出租車的袁師傅,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昨日給成都商報記者回憶被一塊手錶煩惱的一個白天。而平常,他這個時間都在家裡補覺,以便夜間能平安地跑出租———
  25日早上6點過
  車裡撿到一塊手錶
  網上查價格:19萬4千元!
  昨天早晨6點過,我下了夜班,準備洗乾凈車回家休息。正準備清點這一晚的收入時,一個硬幣意外掉到了車內地板上。
  俯身拾撿,卻意外在副駕駛座與車身的縫隙中發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物件。掏出來一看,是一塊滿是洋文的手錶。應該是乘客意外掉落的。而且,這塊表一側的錶帶已經脫落。
  早上8點過,我和搭檔交了班,回到家中,上網查了一下這塊表的價值。按照手錶上的英文字母搜索了一下。“世界最知名的高級奢華腕表品牌之一”,這句關於表的文字介紹就讓我嚇了一跳。
  隨後,我又找到看似一塊一模一樣的表,對標示出來的價格數了又數,一時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19萬4千元!
  簡直嚇了一跳!我趕緊給公司打了電話彙報,然後打了你們成都商報的熱線,希望能幫我找到失主。
  在家裡根本睡不著,這麼貴的東西,閉上眼睛都怕丟了。
  上午9點過
  網上發佈尋失主信息
  有人來問,但不是那小伙
  上午9點多,我帶著拾到的手錶來到了所屬成都市蓉城出租汽車公司服務三分公司,上交給公司由專人保管。隨後該公司在“成都出租車網”上刊登出一則失物招領信息。很快,有人打來電話認領,但結果令人失望,他是前幾天丟的表,不是一回事。
  10點過,我又用手機發了一條失物招領的微博,還配上了手錶的照片,同時準備出門自己尋找失主。回憶前晚所搭載的乘客,其中一位年輕男乘客讓我覺得很可能是失主。其他乘客都挺平常,這個小伙子是從雙流機場上車,下車的地方是天府立交邊上一家五星級酒店。
  我記得,這位年輕乘客下車時,恰好有其他乘客上車,匆忙之間,小伙子還不慎將手中的零鈔撒落,很可能同時把手錶掉在了車上。11時許,我趕到小伙子下車的那家酒店。將情況告知酒店後,酒店方按照年輕乘客可能的入住時間———3月24日11時左右,進行了查詢。
  已經中午了
  出門繼續找失主
  在酒店大堂再等等看
  “這個時間段有兩名顧客入住,而符合35歲以下男性的只有一人。”聽到這消息時很興奮,似乎已經找到失主。但好幾通電話過去,對方卻並未接聽電話。
  隨後,又傳來一個消息。酒店住客中有人丟了表。可仔細詢問,這位失主丟失手錶的品牌和時間還是對不上號。
  還是沒能找到失主,此時時間已過中午,正是住客退房的時間。我決定,乾脆在酒店大堂里再等等,看是否可能恰好碰上失主。一個小伙子和昨晚那位身材相貌都很像,穿著打扮也非常接近,都戴著眼鏡,連衣服顏色都一樣,但上前一問,還是不對。
  上夜班的的哥袁師傅,本該早上8點過交接班後,白天好好補一覺,可因為撿了這塊網上報價近20萬的表,他幾乎一日沒睡。
  這是一塊什麼樣的表
  的哥袁師傅上網查過表價,網上說這是“世界最知名的高級奢華腕表品牌之一”,袁師傅找到看似一塊一模一樣的表,對標示出來的價格數了又數———19萬4千元!
  與失主見面時,袁師傅說,你這塊表值多少錢?盧先生回答:“21萬。”
  該品牌在成都尚無銷售,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北京專賣店,在提供手錶型號後,一名工作人員證實該款手錶定價為19萬4千元。
  成都商報記者昨日詢問時尚界相關人士,該人士告訴記者,要鑒定此表的真偽,最好由該品牌的人看到實物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我終於找到你了!”
  物歸原主
  “媽媽給我的禮物,幸好找到了”
  “師傅,我終於找到你了。”盧先生說,這是他在撥通的哥袁師傅的電話後說的第一句話。而對袁師傅來說,他同樣費盡心思尋找盧先生,這下心裡的石頭也終於落地了,“找到你我也放心了!”他在電話里說。
  昨日下午4時許,盧先生趕到位於梁家巷的出租車公司,袁師傅早已等候在門口,此時兩人都顯得輕鬆了許多。在公司辦公室。袁師傅和盧先生詳細核對了手錶和其他一些信息,最終確定盧先生就是表主人。“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他的具體樣貌,好像還戴眼鏡,但他現在沒有戴。”袁師傅說。“眼鏡我放在包里了。”盧先生連忙掏出眼鏡戴上,笑著說道。
  昨日在出租車公司見面時,袁師傅正向盧先生確認信息,袁師傅說,這塊表我在網上查了下價格,嚇了我一跳哦!你這塊表值多少錢?盧先生回答:“21萬。”盧先生介紹,這塊表“是媽媽給我的禮物,很有意義,能找到真是太幸運了。”
  盧先生還說,這塊表確實價值不菲,剛戴了兩個多月。自己一度以為難以找回手錶,能最終聯繫上的哥袁師傅,讓他覺得仿佛做夢一般。
  拾金不昧
  “不管值多少錢,別人的就是別人的”
  由於該品牌在成都尚無銷售,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北京專賣店,在提供手錶型號後,一名工作人員證實該款手錶定價為19萬4千元。成都商報記者昨日詢問時尚界相關人士,該人士告訴記者,要鑒定此表的真偽,需要看到實物,而且最好由該品牌的人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19萬4千元,什麼概念?按照普通的哥一個月約4000元的收入計算,19萬4千元,相當於不吃不喝整整4年的收入。
  “不管東西值多少錢,別人的就是別人的,我肯定會想辦法找到失主。”短暫的交流之後,盧先生因事要離開了。“歡迎你再來成都耍,我是成都通,哪兒有好吃好耍的我都知道,下次來再坐我的車哈。”分手之際,的哥袁先生喊道。
  多知道一點
  這裡可以失物招領
  成都市交管出管處主辦的成都出租車網(www.cdtaxi.cn)。在這個網站上,“失物招領”一欄,失主和出租車駕駛員可發佈“失物登記”和“招領信息”。出租車駕駛員若是撿到乘客丟失物,可上報出租車公司發佈“招領信息”,丟失東西的乘客,可自行上網發佈“失物登記”。通過這一平臺上,希望給失主和失物搭建一個儘快物歸原主的通道。  (原標題:的哥撿到一塊表 上網一查:19.4萬 “嚇”得滿城找失主)
創作者介紹

高級傢俱

fj23fjue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